manbetx官方网站

Ozil发布脱离德意志国家队,将退出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国家队

九月 14th, 2019  |  国内足球

那些带有歧视眼光的人不应继续在全世界最大的足协内任职,何况德国拥有众多拥有其他血统的球员,如今像他们这样带歧视眼光的人士已不再为球员发声,他们本该遵循如此简单的原则。

本届世界杯开始前,拥有土耳其血统的德国中场厄齐尔和队友京多安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合照在网上流传开,此举引发了德国国内的巨大争议,两名球员在世界杯前的国家队热身赛中均遭受到了德国球迷的疯狂嘘声。德国在小组赛出局后此事并没有平息,相反仍有媒体在报道和分析德国出局原因时刻意将矛头对准厄齐尔。
在北京时间7月22日,厄齐尔通过推特账首次对近期风波做出正面回应。在此前的两篇长文中,厄齐尔表示自己始终不忘根源的价值观,并表达了对德媒的不满,而在最新的推特消息中,厄齐尔确认自己退出德国国家队。
厄齐尔第三篇长文内容如下:
可以说,在最近几个月中最令我感到沮丧的事情是德国足协的百般苛待,尤其是现任足协主席格林德尔。在我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合照之后,主帅勒夫曾要求我缩短假期并前往柏林与国家队一同发表联合声明,从而制止流言并当面将此事解释清楚。
我试图向格林德尔先生解释我的价值观,告诉他我的根源、祖先以及我选择进行合照背后的原因。但是格林德尔更感兴趣的是在我面前宣扬他个人的政治观点,并贬低我的看法。格林德尔态度高傲,我和他最终选择了暂时和解,都认可眼下最佳的处理方式只能是将注意力都放在足球本身以及即将到来的世界杯。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参加德国足协在世界杯备战期间举行的媒体见面会。我很清楚那些关注政治多过于足球的记者们会攻击我,即便比埃尔霍夫在对阵沙特友谊赛前已经就此事做出了解释。
在此期间,我和德国总统先生施泰因迈尔曾有会面,不同于足协主席格林德尔,施泰因迈尔非常敬业,他耐心倾听了我关于家庭、祖辈的看法以及我做出决定的内心感受。我记得那次会面只有我、京多安以及施泰因迈尔三人在场。格林德尔由于不被允许入席而变得很非常恼怒,
因为他失去了宣扬个人政治主张的机会。经过与总统施泰因迈尔沟通,我同意和官方一同发布联合声明,以图让此事翻篇。但是格林德尔非常不满这样的做法,他认为自己的团队应当是首个发布声明的一方,而不是让施泰因迈尔的媒体团队占得先机。
自从世界杯结束,格林德尔由于自己在开赛前的决定而倍增压力,我想情况也理当如此。近期格林德尔在公开场合责令我再一次就合影事件作出解释,言辞中把德国队在世界杯的糟糕表现归咎到我身上,尽管开赛前他还信誓旦旦说这件事在柏林就翻篇了。
现在我说这些可不是为了格林德尔此人,而是我知行合一。我不会再成为你无能与严重失职的替罪羊。我很清楚在合影风波后,格林德尔时刻想把我踢出国家队。他不假思索,不计后果地在推特宣扬自己的观念,但是勒夫和比埃尔霍夫站出来维护了我,并为我发声。在格林德尔和他的幕僚眼中,当德国队获胜时我便是德国人,当我们输球了我便只是一名移民者。即便我在德国依法纳税,为学校资助慈善,帮助德国队2014年捧起大力神杯,我依然不被社会所接受。我被当做‘异人’对待。2010年我获得了‘Bambi奖’,这个奖项是颁给为德国社会中那些获得成功的移民者;2014年我获得了‘银桂月奖’(德国最高级体育运动员奖);2015年我成为了德国足球大使。
然而,这一切是在说我还不是德国人?我的行为标准还不足以成为一名完完全全的德国人?我的好朋友波多尔斯基和克洛泽从来没有被当做‘德国-波兰人’,而我就成了一名‘德国-土耳其人’?这一切只是因为土耳其这个国家?亦或是因为我是一名穆斯林?我想上述问题都有一个共同之处,我被当成了一个‘德国-土耳其人’,这说明人们始终在区别对待拥有其他血统的德国人。但我生在德国长在德国,为什么大家就不能接受我是一名德国人?
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的观念绝不罕见,他更不是个例。因为我的家庭有土耳其背景,再加上合影风波这个导火索,贝恩德就能直呼我是‘X羊者’(goat-f*ker)。更有甚者,维尔纳-施特尔让我‘滚回安纳托利亚’,安纳托利亚是土耳其境内一个移民聚集的地方。正如我第二篇长文说的那样,因为我的血统便对我进行谴责和羞辱是不可逾越的底线。这些傲慢无礼的个体把歧视当做政治宣传的工具,他们都应即刻被革职。这些政客用一张简单的合照大做文章,借此机会宣扬自己掩藏内心已久的种族主义,这对德国社会而言是极大危害。在世界杯对阵瑞典的赛后,有球迷冲我嚷道:“厄齐尔,去你的土耳其傻X,滚吧你个土耳其猪。”那些政客的做法和他并无二致。
还有那些我和家人收到恐吓邮件,电话威胁,社交媒体的留言,我就更不想多说太多。他们代表的是往日的德国,我所看到的是不愿意接受新文化的德国人,是我为之不齿的德国人。我确信,不少拥抱开放社会氛围的德国人会同意我的观点。
“对于你,雷哈德-格林德尔,我对你的行为感到失望但却不意外。在2004年,当你还是德国国会成员时,你就曾发出‘多远文化主义是虚构的神话、一个冗长的谎言’,你之前投票反对双重国籍法案和反对对贿赂行为的惩罚,同时,你还说过,伊斯兰文化在德国许多城市已发展得过于根深蒂固。这都是不可原谅,也是我无法忘记的。
德国足协和其他一些人对我的所作所为让我不再渴望身披德国队球衣,我感受到自己已不被需要了,从09年效力国家队至今所做的一切贡献也将被他们遗忘。
那些带有歧视眼光的人不应继续在全世界最大的足协内任职,何况德国拥有众多拥有其他血统的球员,如今像他们这样带歧视眼光的人士已不再为球员发声,他们本该遵循如此简单的原则。
由于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我怀着沉重的心情郑重宣布,只要我还能体会到种族主义和不受尊重,我便不会再为德国国家队效力。过去我常常带着骄傲和激情为德国出战,但现在我已经不会了,做出这个决定非常艰难,因为我在过去一直为我的队友、教练和许多善良的德国人奉献出一切。但是,当德国足协的官员们用这样的方式对待我,他们不尊重我的土耳其血统,并自私地将我视为政治宣传的对象,那这样就够了。这不是我踢球的原因,我不会就这么坐视不管,种族主义永远,永远都不应被接受。

厄齐尔在第三份声明中写道:“可以说,过去的几个月里最让我感到沮丧的是德国足协对此事的错误处理方式,尤其是德国足协主席莱因哈德-格林德尔。我与埃尔多安总统合影之后,勒夫让我缩短假期去柏林,发表一份联合声明,以结束所有的讨论,澄清事实。当我试图向格林德尔解释我所背负的传统、祖先和照片背后的意义的时候,他更感兴趣的是谈论他自己的政治观点,贬低我的观点。他展现出了傲慢的态度,我们一致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专注于足球和即将到来的世界杯。正因如此,我没有参加世界杯备战期间的德国足协的媒体开放日。我知道记者们在讨论政治而非足球,他们只会攻击我。尽管在沙特阿拉伯比赛之前,奥利弗-比埃尔霍夫在勒沃库森所做的电视采访被认为是整个问题的焦点。”
“在这段期间,我还见了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他不像格林德尔,施泰因迈尔总统很专业,他真的对我所描述的我的家庭、传统以及我所作出的决定很感兴趣。我记得这次会面是在我、伊尔凯和施泰因迈尔总统之间进行的,格林德尔很沮丧,他没得到允许阐述自己的政治理念。我同意施泰因迈尔总统的意见,我们将针对此事发表一份联合声明,这是另一次尝试,希望推动并专注于足球。但格林德尔很不高兴,因为第一份声明不是他的团队发布的,施泰因迈尔的媒体办公室不得不在这件事上起到带头作用,这令他很恼火。”
“自世界杯结束后,格林德尔因他比赛开始前所做的决定而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这是理所当然的。最近他公开表示,我应该再次对我的行为作出解释,并把球队在俄罗斯的糟糕表现归因于我,尽管他在柏林告诉我一切已经结束了。现在我这样说因为不是格林德尔,而是因为我自己。我再也不会因为他的无能和不称职而成为替罪羊。我知道在合影之后,他想让我离开国家队,他没有思考也没做咨询,就在推特上公开了他的观点,但勒夫和奥利弗-比埃尔霍夫站在我这一边,支持我。在格林德尔和他的支持者眼中,当我们赢的时候,我就是德国人;而当我们输的时候,我则是个移民。尽管我在德国纳税、向德国学校捐赠设施,并在2014年与德国队一起赢得了世界杯,但我仍然没有被社会所接受。我受到了区别对待,2010年我获得了Bambi奖,作为一个成功融入德国社会的例子,2014年我得到了德国联邦共和国的‘银月桂叶奖’,2015年我成为了德国足球大使。但很明显,我不是德国人……?我不符合做德国人的标准吗?我的朋友卢卡斯-波多尔斯基和米罗斯拉夫-克洛斯从来没有被称为德裔波兰人,那么为什么我是德裔土耳其人呢?就因为是土耳其吗?就因为我是穆斯林吗?我认为这会背后隐藏着一个重要的问题,称其为德裔土耳其人,就已经把那些不是单一国家成员所组成的家庭的人,和其他人区分了出来。我在德国出生和受教育,为什么人们不接受我是德国人呢?”
“格林德尔的观点在其他地方也能见到,我被贝恩德-霍尔茨豪尔称为日山羊的(Goat-fucker,辱骂穆斯林用语),因为我和埃尔多安总统的合影以及我的土耳其背景。此外,维尔纳-斯特尔告诉我‘滚回安纳托利亚’,那是土耳其的一个地方,很多移民都来自这里。就像我之前所说的,因我的家庭祖先血统而批评或粗暴对待我,他们越界了;而把歧视当作政治宣传的工具,这些不懂得尊重的人应当引咎辞职。这些人把我和埃尔多安总统的合影视为一个表达他们隐藏于心的种族主义的机会,这对社会是很危险的。他们比某些德国球迷好不到哪里去,在与瑞典的比赛结束后,这些球迷告诉我:‘厄齐尔,你是土耳其人,你是土耳其人,’或者用英语说:‘厄齐尔,你个土耳其狗滚吧,滚回去你个土耳其猪’。我甚至不想说我和我的家人在社交媒体上收到的仇恨邮件、威胁电话和恶意评论。他们都代表着过去的德国,一个不怀抱新文化的德国,一个我不为之自豪的德国。我相信,许多拥抱开放社会的、自豪的德国人,都会同意我的观点。”
“对你,莱因哈德-格林德尔,我感到很失望,但我对你的举动并不感到惊讶。2004年的时候,你还是德国国会议员,你声称‘多元文化主义在现实中就是一个神话,一个终生的谎言’,你投票反对双重国籍立法,反对惩治贿赂,同时你还说,在德国的许多城市里伊斯兰文化已经根深蒂固。这都是不可原谅、不可忘怀的。”
“我从德国足协和许多其他人那里所得到的待遇,让我不再想穿德国国家队的球衣。我觉得自己不再被需要了,而且我认为自2009年的国家队首秀以来,我所取得的成就已经被人遗忘了。有种族歧视背景的人不应该能在世界上最大的足球联盟工作,这里有很多来自双文化家庭的球员。这些人的态度并不能反应出他们所代表的球员的观点。”
“我的心里很沉重,经过再三考虑,鉴于最近所发生的事,当我感觉受到了种族歧视和不尊重的时候,我将不再在国家队层面代表德国出战。过去我穿上德国队球衣的时候,常常感到骄傲和兴奋,但现在我没有这种感觉了。作出这个决定非常困难,因为我总为队友、教练组和德国的好人们付出一切。但当德国足协的高级官员们这样对待我的时候,他们不尊重我的土耳其血统,自私地把我变成政治宣传品,一切已经够了。我踢足球不是出于这个原因,我不会坐回去,什么也不做。种族主义应该永远,不被接受。”梅苏特-厄齐尔

自从世界杯结束,格林德尔由于自己在开赛前的决定而倍增压力,我想情况也理当如此。近期格林德尔在公开场合责令我再一次就合影事件作出解释,言辞中把德国队在世界杯的糟糕表现归咎到我身上,尽管开赛前他还信誓旦旦说这件事在柏林就翻篇了。

图片 1

图片 2

拜拜,我不玩了!

北京时间7月23日凌晨,德国球员厄齐尔通过个人推特发布了第三篇同时也是最后一篇长文。第三篇长文讲述了合影风波后,厄齐尔所遭遇的德国足协内部人员严重的种族歧视行为,文章最后厄齐尔宣布将会退出德国国家队。

阿森纳中场厄齐尔在个人社交网站宣布,不愿再穿上德国国家队的球衣,宣布退出。

还有那些我和家人收到恐吓邮件,电话威胁,社交媒体的留言,我就更不想多说太多。他们代表的是往日的德国,我所看到的是不愿意接受新文化的德国人,是我为之不齿的德国人。我确信,不少拥抱开放社会氛围的德国人会同意我的观点。

图片 3

图片 4

现在我说这些可不是为了格林德尔此人,而是我知行合一。我不会再成为你无能与严重失职的替罪羊。我很清楚在合影风波后,格林德尔时刻想把我踢出国家队。他不假思索,不计后果地在推特宣扬自己的观念,但是勒夫和比埃尔霍夫站出来维护了我,并为我发声。在格林德尔和他的幕僚眼中,当德国队获胜时我便是德国人,当我们输球了我便只是一名移民者。即便我在德国依法纳税,为学校资助慈善,帮助德国队2014年捧起大力神杯,我依然不被社会所接受。我被当做’异人’对待。2010年我获得了’Bambi奖’,这个奖项是颁给为德国社会中那些获得成功的移民者;2014年我获得了’银桂月奖’(德国最高级体育运动员奖);2015年我成为了德国足球大使。

值得一提的是,世界杯结束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返还了厄齐尔此前赠送给他的德国队球衣,原因是认为厄齐尔的德国队在世界杯上的表现辜负了他的期望。有人称,埃尔多安刚当选总统,觉得厄齐尔的表现太差,拿着他的球衣感觉晦气,因此退回。

这届世界杯之前,由于与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合影,厄齐尔与国家队队友京东安陷入了巨大的舆论风波中。合影发生在5月14日埃尔多安访问英国期间,三人合影之后,照片被艾尔多安所在的正义与发展党刊登在了其官方社交媒体之上。因为这个时间点十分的敏感,土耳其6月即将迎来大选(最终埃尔多安再次顺利当选土耳其总统),而厄齐尔的举动被德国媒体和舆论解读为埃尔多安助选。德国足协对两人的行为进行了批评。两人受到批评之后,联系了德国足协和德国国家队主教练勒夫希望对此事件进行澄清,并与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进行了会面,两人向其澄清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7月23日凌晨,德国国脚厄齐尔通过个人推特宣布,退出国家队。

然而,这一切是在说我还不是德国人?我的行为标准还不足以成为一名完完全全的德国人?我的好朋友波多尔斯基和克洛泽从来没有被当做’德国-波兰人’,而我就成了一名’德国-土耳其人’?这一切只是因为土耳其这个国家?亦或是因为我是一名穆斯林?我想上述问题都有一个共同之处,我被当成了一个’德国-土耳其人’,这说明人们始终在区别对待拥有其他血统的德国人。但我生在德国长在德国,为什么大家就不能接受我是一名德国人?

厄齐尔:我将不会继续代表德国队出场,并且有被种族歧视和不被尊重的感觉。

世界杯结束后,急于寻找替罪羊的德国媒体依旧没有放过厄齐尔,对他的表现继续进行猛烈抨击,一些媒体及名宿甚至表示厄齐尔应该退出国家队以谢罪。终于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后,厄齐尔终于首次发声。

德国足协和其他一些人对我的所作所为让我不再渴望身披德国队球衣,我感受到自己已不被需要了,从09年效力国家队至今所做的一切贡献也将被他们遗忘。

合影风波

这下子你们满意了吧!

在此期间,我和德国总统先生施泰因迈尔曾有会面,不同于足协主席格林德尔,施泰因迈尔非常敬业,他耐心倾听了我关于家庭、祖辈的看法以及我做出决定的内心感受。我记得那次会面只有我、京多安以及施泰因迈尔三人在场。格林德尔由于不被允许入席而变得很非常恼怒,
因为他失去了宣扬个人政治主张的机会。经过与总统施泰因迈尔沟通,我同意和官方一同发布联合声明,以图让此事翻篇。但是格林德尔非常不满这样的做法,他认为自己的团队应当是首个发布声明的一方,而不是让施泰因迈尔的媒体团队占得先机。

图片 8

“对于你,雷哈德-格林德尔,我对你的行为感到失望但却不意外。在2004年,当你还是德国国会成员时,你就曾发出’多远文化主义是虚构的神话、一个冗长的谎言’,你之前投票反对双重国籍法案和反对对贿赂行为的惩罚,同时,你还说过,伊斯兰文化在德国许多城市已发展得过于根深蒂固。这都是不可原谅,也是我无法忘记的。

图片 9

图片 10

种族歧视在足球场上并不少见。前巴萨球星就曾有过在场上吃香蕉以回应对他进行侮辱的球迷。比利时的刚果裔球星卢
卡库也曾表示:”当事情进展不顺时,他们就叫我,罗梅乌-卢卡库,刚果裔比利时前锋。”巴洛特利也曾多次受到过球迷们的种族歧视。其曾一度有望佩戴队长袖标代表意大利队出场,有球迷却挂出了种族歧视的标语:”我的队长流着意大利的血。”

7月23日凌晨,德国球员厄齐尔通过个人推特发布了第三篇同时也是最后一篇长文,文中讲述了他所遭遇的德国足协内部人员严重的种族歧视行为。

我试图向格林德尔先生解释我的价值观,告诉他我的根源、祖先以及我选择进行合照背后的原因。但是格林德尔更感兴趣的是在我面前宣扬他个人的政治观点,并贬低我的看法。格林德尔态度高傲,我和他最终选择了暂时和解,都认可眼下最佳的处理方式只能是将注意力都放在足球本身以及即将到来的世界杯。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参加德国足协在世界杯备战期间举行的媒体见面会。我很清楚那些关注政治多过于足球的记者们会攻击我,即便比埃尔霍夫在对阵沙特友谊赛前已经就此事做出了解释。

由于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我怀着沉重的心情郑重宣布,只要我还能体会到种族主义和不受尊重,我便不会再为德国国家队效力。过去我常常带着骄傲和激情为德国出战,但现在我已经不会了,做出这个决定非常艰难,因为我在过去一直为我的队友、教练和许多善良的德国人奉献出一切。但是,当德国足协的官员们用这样的方式对待我,他们不尊重我的土耳其血统,并自私地将我视为政治宣传的对象,那这样就够了。这不是我踢球的原因,我不会就这么坐视不管,种族主义永远,永远都不应被接受。

愿种族歧视远离球场,愿世间不再有种族歧视。

长文内容如下:可以说,在最近几个月中最令我感到沮丧的事情是德国足协的百般苛待,尤其是现任足协主席格林德尔。在我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合照之后,主帅勒夫曾要求我缩短假期并前往柏林与国家队一同发表联合声明,从而制止流言并当面将此事解释清楚。

怒怼!

现年29岁的厄齐尔代表国家队一共出战了92场比赛,其中友谊赛30场、世界杯资格赛20场、欧洲杯资格赛15场、欧洲杯11场以及世界杯16场。在这92场比赛之中厄齐尔为德国国家队贡献了23个进球40个助攻的数据,并且他以主力身份在2014年帮助德国队捧起了大力神杯。

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的观念绝不罕见,他更不是个例。因为我的家庭有土耳其背景,再加上合影风波这个导火索,贝恩德就能直呼我是’X羊者’(goat-f*ker)。更有甚者,维尔纳-施特尔让我’滚回安纳托利亚’,安纳托利亚是土耳其境内一个移民聚集的地方。正如我第二篇长文说的那样,因为我的血统便对我进行谴责和羞辱是不可逾越的底线。这些傲慢无礼的个体把歧视当做政治宣传的工具,他们都应即刻被革职。这些政客用一张简单的合照大做文章,借此机会宣扬自己掩藏内心已久的种族主义,这对德国社会而言是极大危害。在世界杯对阵瑞典的赛后,有球迷冲我嚷道:”厄齐尔,去你的土耳其傻X,滚吧你个土耳其猪。”那些政客的做法和他并无二致。

1988年出生于德国的厄齐尔是土耳其后裔,2007年开始放弃土耳其国籍,正式选择代表德国队参赛。由于本届世界杯德国队表现不佳,作为卫冕冠军,小组都没能出线,最后一场甚至直接被韩国队击败。而厄齐尔的表现也受到了德国媒体以及各类名宿的强烈抨击,有些话甚至非常难听。巴斯勒说:”现在有些首发球员应该坐上板凳,厄齐尔的肢体语言看起来像一只死青蛙,这非常可悲。这些年来他一直只会短传,作为中场,他也应该赢得拼抢。”而埃芬博格则表示勒夫应该用罗伊斯而不是厄齐尔,他说道:”勒夫应该把厄齐尔放在板凳上,派上罗伊斯。我不理解为什么罗伊斯没有在对阵墨西哥的比赛中首发登场。”

其实,看过德国队比赛的都知道,德国队成绩不佳是整体发挥都出现了问题,而不能仅仅指责其中一名球员。而且从生死战对韩国的那场比赛来看,厄齐尔表现并不差,全场共计传出了7次威胁传球,这也刷新了世界杯单场记录。

相关文章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